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啸鸣

和平演进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邮箱:zxm7098@g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富锦农民分地  

2008-03-09 23:34:41|  分类: 转载经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凤凰周刊 邓飞富锦农民分地

 

 

 

 

一个村庄的农民抗争无效后组织起来抓阄,宣布收回被政府侵占的土地,然后宣布分了。

                                            

 

记者 邓飞 发自黑龙江

 

     11月30日上午,61岁的刘春(化名)被家人从炕上拉起来,说是要分地了。刘一脸惺忪跟着跑到村民刘万纯家里,一群人正在抓阄。

     距离黑龙江省富锦市30多公里,一个叫东南岗的村庄正在做一件令人吃惊的事情——农民们开始强行收回他们失去的土地,并自发组织分配。

13年前,富锦市府征收了该村996饷土地,说是要办经济开发区支持国家建设,并称支付近20万元补偿。

“我们没有得到一分钱补偿,乡干部说那一笔钱实际是空头支票”刘春说,后来他们还发现该片土地也并非用于国家建设,而是交由兴林镇兴林村的几百村民耕种。

两队村民一接触,真相浮出——1994年,富锦市府和韩国人合资建立一个农场,征收了兴林村1800多饷公顷土地。因为变故,农场一直没有开工过,富锦市府拒绝归还村民土地,相反交由官员们承包,再转包给农民牟取利益。

数以千计的村民持续不断找政府吵闹,要地。

“我们威胁说要像当年吊打地主一样收拾他们”兴林村村民黄立本说,多年前,执政党的工作人员在富锦带领村民进行“土改”,一些村庄的地主被吊在屋梁上,被村民用皮鞭抽打咒骂,令人记忆深刻。

官员们谁也不愿意交出土地。富锦市府最后在东南岗村征收了996饷土地,交给兴林村村民耕种,暂时缓了燃眉之急。

“问题是,我们就成了受害者”刘春说,村民上访告状要求政府返回该片土地,但13年,村民们甚至没有看见过一个前来调查的官员或者记者。今年冬天开始,他们决心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之前没有产生村主任,村民们开始选出8个村民代表行使权力,54岁的于桂林因为长期代表村民上访,敢在官员办公室吵架、能在北京顺利找到多个部门和能在蹲守小旅社吃上半月方便面的,深得村民拥护,被推选为该团队的“核心”。

11月28日,村民代表们在村口的村委会办公室召开了村民大会,18周岁以上的村民300多人到场签名、蘸着红色印油按下指印决定收回被侵占的土地,然后交由村民平均分配。

次日,18名村民自告奋勇开始围绕该片土地步行,拉开“百尺绳”丈量——996饷只是该片土地的外围面积,需要剔除沟渠、废地等,才能实现真正的平均分配。

11月30日,大惊失色的代理村支书拒绝村民们再度进入村委会,村民们打着唿哨转移到一个刘姓村民家里做好了150多个纸阄,有村民负责通知其它村民,得知消息的村民们陆续进来抓阄,“个个喜气洋洋,像是过年一样”。

围绕着分地,村民们经常聚在炕上合计。一个共识是一定要留出200饷土地作为机动地,积攒该地产生的所有受益做一个公共基金,奖励和表彰维护这一分地运动的任何人士——村民们担心黑社会会像11年一样持枪伤害村民。一旦发生这种情况,村民们可以和他们往死里斗,“不要怕死了残了,村里没有人照顾”。

该片土地的现时耕种者——兴林村村民因为距离该片土地约10公里,耕种不便,村民对富锦市府早就一肚子气,所以对东南岗村发动的收地未加任何制止。

兴林村村民甚至鼓励这边的村民说,“你们使劲整,整明白了,俺们也去找政府要俺们的土地”。

南岗村所在乡政府掌握情况后,紧急报给了富锦市府。乡政府发出通告试图吓阻村民,政府说该片土地从来就没有被收回,是于长武等人在扰乱民心,破坏经济发展,并散布消息说要抓捕参与分地的村民。

“我们不搭理他们”刘和他的伙伴说,村民们坚信自己只是拿回被人家拿走了的东西,“心里一点害怕都没有,实实的”。

12月3日,天很冷。穿得严严实实的村民们聚集在地里开始分地,每一个村民分8亩,第一块土地分给了一个叫周臣的村民。

于长武的电话响起来,是记者打来的。曾在中国陆军部队服役过的于在田里像个指挥官一样,很大声告诉对方村民们的进展情况。

一大堆村民屏息听于长武放出消息,他们也知道外界有无数人在等着了解他们这里的信息。刘春很羡慕于的派头,“他神采飞扬的,像是当年林彪部队的军官”。

到12月7日,村民们分掉了400多饷。分到土地的村民们准备4月开始播种。

这似乎是东北黑土地上的一场别样的“战争”。12月8日,于长武和令一个村庄的村民王桂林在互联网上发表一份声明,让中国大吃一惊——他们说,富锦72个行政村4万农民将收回被富锦市府非法侵占的150万亩土地。

该份声明最被人注目的是,农民们宣称他们拥有对土地的所有权利,包括使用权、收益权、继承权、处分权,以及政府或开发商要开发时的谈判同意权和要价权。

“俺们不大懂什么权利”刘春说,但村民们渴盼的是自己的土地就是自己的,好像是自己的钱包一样,不可侵犯,“人家就是不能拿走,谁拿走谁就是小偷,谁就犯法了”。

王桂林告诉《凤凰周刊》,他们在声明上公开了自己的手机,每天都收到了无数电话和信息。

至少富锦市府不能容忍村民分地,甚至还宣称拥有对土地的所有权利,直接冲撞国家现有土地法规。他们开始出手应对于长武他们的挑战。11日,富锦警方设法在市区诱捕于长武,另一队警察到村民家搜走了名单和分地资料,警方警告说将惩罚任何一个胆敢分地的农民。

东南岗村的农民分地被迫中止,但余波滚滚,并持续发酵。

有舆论称,东南岗村村民在中国境内率先明确提出农民要求得到土地的所有权,而不止于土地的使用权——中国农民只享有对土地的使用权,他们的土地的所有权归于村集体。

一直有呼吁称,农民应该拥有土地的所有权。一个历史背景是,执政党在土改时提出“打土豪、分田地”的口号,把集中在地主手里的土地分配给农民,建立国家政权后又以中央人民政府的名义颁发了土地证书,承认农民的土地所有权。直到1953年,北京倡导农民自愿交出土地实行土地合作,最后以人民公社的名义集中全国农民的土地。

“中国农村土地是集体所有制,但集体所有等于集体没有”。王桂林说。

中国的土地问题专家称,在中国现有土地权力构架下,政府可以很轻易通过征地剥夺集体所有权的土地,然后用作他途。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加速,地价上涨,因为土地发生的纠纷和冲突不断,制造不计其数的民众伤亡,成为中国构建和谐社会最大威胁之一。

所以,王桂林发表声明后似乎碰倒了一溜多米诺骨牌——12月12日,陕西省大荔县、华阴市、潼关县76个行政村约7 万农民发表声明,要求渭南市及三县各级官员归还国务院划拨给他们的15万土地,并宣称拥有对共计30万土地的永久所有权;12月15日,江苏宜兴市省庄村250户农民发表声明,称该村全部宅基地归全村各户永久所有,耕地和竹山归全体村民平均永久所有;12月18日,天津市武清区上马台镇农民代表发表声明说,政府征用了他们9000亩地搞绿色生态园,他们要收回该些土地重新分给各户。

王卫国教授相信,中国农村土地最后应该会回归到某种形态的以农民或农户为主体的土地财产所有制。

但道路似乎是曲折的。于长武被送进了富锦市看守所,他的罪名是“破坏生产经营罪”。

王桂林只身赶赴北京寻求各界支持——他认为他只是集中表达了无数农民的心声,“29年前,北京尊重和支持农民的首创精神,并开创了一场改革;在今天反哺农村的大背景下,北京势必将像当年带领农民土改,改革初期支持农民的土地经营权一样,支持和保护农民对土地的各项权利”。

29年前,安徽小岗村18户农民冒着坐牢的危险,赌咒发誓按下手印执行“分田单干”,但该举得到了北京的认同,并被完善、推广,形成沿袭至今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民取得了土地的承包使用权后令中国农村面貌焕然一新。

小岗村农民的冲动最后被评价为揭开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开创了一个伟大时代。

19日,另一个叫长春岭的村庄上百村民开始聚集,声称他们开始新的一轮分地。这个村庄的农民又有它的新故事——富锦市府假借办农场的名义,顺手牵羊征收了该村1000多饷土地。后来村民在一份农场规划图上看出端倪,发现他们的土地一直不在农场范围内,而是被富锦市诸多官员瓜分放包,一直奔走控告试图讨回土地。

富锦再一次如临大敌,官员和大批警察不得不赶到这个村庄,开始新一轮的灭火。进入现场的人士介绍说,双方都保持着克制和冷静,谁都知道只要一动手就是今年冬天中国最大的事件之一。

经过谈判,富锦市府承诺设法帮助村民搞到足够多土地耕种,但条件是农民不要闹事。

令官员沮丧的是,不停有村庄也像东南岗、长春岭村一样向政府提出收回土地的要求。因为在村民们的联名材料中——这个地方政府在13年以来,一共侵占了72个行政村4万村民150万亩土地。

  评论这张
 
阅读(254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