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啸鸣

和平演进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邮箱:zxm7098@g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东莞模式,勿须拷问!  

2008-04-29 15:44:37|  分类: 转载经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风雨兰亭东莞模式,勿须拷问!

兰亭/2008.4.28

经南方都市报记者暗查,发现东莞某职业介绍所推介的工人都是工头们从四川凉山地区带来打黑工的,其中的60%是童工。工酬相当低廉,大约只要2.5元-3.8元一小时,不需要任何福利保障,很受当地老板欢迎。

此事一经暴光,在社会上引起极大反响,在人们竟相谴责黑心工厂、职业介绍所和无良包工头的同时,也开始质疑以东莞为首的珠三角高度发达的经济模式背后的所隐藏的肮脏与罪恶。

但兰亭却持有不同的看法,这样的事确实很丑很肮脏,但这一切也未必如大家所想象的那样。因为现在凡是能看报纸和接触网络的人,基本都是衣食无忧的人了。

所以衣食无忧的你们,便是不能更真切地理解与体会这些黑工所生存的世界了。因为不能真切的理解与体会,你们便会把他们与你们自身相比较,所以这样就会现事实相去甚远了。

据兰亭所知,在凉山这样极度贫寒的山区里,和其它任何一个贫穷的西部山区都一样,农民兄弟们脸朝黄土背朝天地辛苦劳碌一年,也未必够一家人一年的糊口。每年一到三、四月份,正值青黄不接的时候便有许多人家开始断了口粮,这是很普遍的事。

虽然最近两年,国家开始免了农业税,但价格高涨的化肥,便立即将这个空缺给填上了。

油盐酱醋茶就更不用说了,许多山里人家一辈子也舍不得花钱买茶叶、酱油、醋什么的,因为一年当中很多时候连油都没得沾的,一年四季能不断盐便也都是不错了。

山区农民们辛苦劳碌一生,却还是饥寒交迫的一生。

弄不好家里的婆娘和闺女,要是被村官村霸调戏或强占,也是常有的事,在这种地方。你没钱没势便只能是哑巴吃黄连了。

在这样极度恶劣的环境里,90%以上的小孩从一出生便被剥了读书的权利了。也许你要问,现在不是实行义务教育了吗,为什么孩子还读不起书啊?是的,是实施义务教育了,跟我老家一样,也是实施了义务教育了啊,去年我哥的娃娃在家读小学,一个学期一个孩子就差不多要两百块的书学费,这还不包其它杂费。而小孩读书还要吃饭啊,还有其它花销啊。这样贫困的大山里,庄稼一忙完,赶紧上山去采点山药什么的,卖点钱未必够下一年买化肥,又哪里能供得起小孩读书呢?哪怕读书只需要花几十块钱,也是很艰难的,所以90%的小孩,很小便放弃了上学。

而小孩在家不读书又能干啥呢?基本这些小孩五、六岁便跟着父母下地种庄稼了。挑大粪,砍柴,放牛,采山药那样不是很辛苦?还不是和他们父辈一样,辛苦忙碌一年,到头来还是在青黄不接的时候又开始断口粮了。

但他们来到了珠三角又怎么样呢?虽然是做黑工,在你我看起来确实是很不人道的遭遇。但无论这里的环境条件多苦多累,也比他们在老家等穷挨饿会好上许多。也许黑工头会打他们、会骂他们,但他们在家里社会条件又好得了多少呢?说不定这些黑工头就是他们家乡的村官乡霸来着,谁知道呢?也许黑工头会把他们大部份收入归为己有,最终只会留给他们很少的一部份,但这样比他们在家饥寒交迫不也要强许多吗?至少这里他们能吃上大米饭,还能吃饱穿暖,他们在家吃的啥?穿的啥?你看到过吗?你看到过用汽车轮胎加铁钉做成的鞋么?绝对没有见过吧。

兰亭从小生活在一个极度贫寒的山区,很小便去了河南挖金矿,也曾碾转于山西挖过煤,更在北京和广东蹲过黑厂。

或许只有我,才能深深地体会到他们内心深处的苦与累!

据兰亭所见,童工其实并不是珠三角独有的现象。兰亭在河南灵宝挖金矿时,看到那里最少有40%的挖矿工人都是十六岁以下的童工,兰亭见过最小的童工只有十一岁。后来兰亭去过山西的孝义和长治挖煤,这两个地方和河南也没有什么区别,都是读不起书的童工占据了挖煤的主力。

矿山比工厂更为危险的是,那里盘据着许多黑势力,经常趁着夜晚去街头抓上街买东西的童工。抓到便会通知你所在矿上的亲朋拿钱去取人。如果没有钱的话那就倒楣了,直接把你扔到几百米深的矿井下去挖矿,每天给你扔俩馒头下去就行了。就这样吃在离地面几百米深的地方,住在离地面几百米深的地方,每天还一定要挖出规定数量的矿,才准许你睡觉。

在几百米深的地下,唯一的好处便是冬暖夏凉好睡觉,困了随便找个碎石渣堆子躺下去便睡着了。但在这样一个灯光昏暗且空间狭小的矿洞里呆的时间长了,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人也会抓狂的,所以每隔一星期,奴工主便会把奴工弄上地面来放下风。如果命小顶不住的,死在下面了,他们会在下面随便找一个废弃采矿点,再用炸药把洞顶一炸,乱石一塌下来谁也不知道里面有死人。

无论在矿山上,还是在北京、广东的工厂里,哪里的童工也不比哪里少,但黑暗与肮脏却又是尽不相同的了。据兰亭这十多年来所见,从未曾见过有什么劳动局的来检查过,从来没有。

尽管黑工们经历过如此之多黑暗与肮脏的层层盘剥,但这样的结果还是会比他们呆在家乡挨苦挨饿要好。

尽管他们现在由于读书少而无知,所以无力自救与反抗,但他们的见识会随着漂泊的时间累积而增长起来,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过程,尽管是一个极度不公平的过程,但对于他们的人生和前途来说,也许还是具有积极意义的。

倘若有办法,谁也不会愿意走这一步。但是他们有其它的路可以走吗?我想绝对没有。

就算南方都市报的记者揭发了这样的黑幕又如何,他们还不是照样继续着他们的黑工生涯?既然东莞有这样的事,北京就没有吗?上海呢?江浙呢?褔建呢?谁又敢保证这些地方很干净?谁敢?

所以兰亭要说,东莞模式,勿须拷问!因为须要拷问的是中国模式!!须要拷问的是中国模式!!!

  评论这张
 
阅读(4535)|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