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啸鸣

和平演进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邮箱:zxm7098@g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一篇未被通过的“两会评论”  

2009-03-11 11:39:04|  分类: 侧评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篇未被通过审查的“两会评论”,其实其中真知灼见不少,扔掉了可惜,放在博客里面,敝帚自珍吧。】


                                                            两会“炮手”稀少,制度安排需反思


    话题:“有些委员连参加两会都是早上动手术下午来开会,他能提出什么高质量的提案来?”去年“两会”,复旦大学教授、全国政协委员葛剑雄被媒体选为“五大炮手”之一。今年“两会”,面对记者“围攻”和“棘手”的话题,他始终攻势凌厉。

    特邀嘉宾:

             王==
             李==
             邹==

主持人:**报记者 ***


    **报:只有发言尖锐,敢于大声向官员或部门质询的代表委员才会被称为“炮手”。按照这个标准,应该说,“两会”“炮手”并不多。对这种现象,各位有什么体会?

    :其实,人民代表人民选,人民代表为人民,敢于反映人民群众意见,代表人民向官员和部门质询,本来就是人大代表的职责。密切联系人民群众,真实表达人民群众的诉求,哪怕片面、不准确,人大代表在人大会议上的发言权也是受法律保护,不能追究的。
    但在一再强调“都要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一再强调“工作目标是完全一致的”,要“尽职而不越位”、“不是相互制肘,不是唱‘对台戏’”的情况下,许多代表、委员就拿不准了!因为他们也知道自己也只是一孔之见,自然担心“越位”、担心被官员“误解”。
    所以,真要讲出来、写出来,就需要强烈的责任感,需要有足够的道德勇气,这在今天的中国是很正常的事。只有人大代表真正是实行了实质性的竞选,才可以根本改变这种状况。


    :敢于说话的“炮手”委员、代表稀少,这当然是很不正常的现象。
    其原因无非有三种:一、当上委员、代表的人在生活中没有发现什么值得质询或批评的问题,或者是认为来开会就是来学习、来表示拥护态度的(据报道有人大代表 自称当代表就是要听党的话、几十年来开会从未提过反对意见),这种人就不会是“炮手”;二、许多当领导的在心底里是很不喜欢和害怕听真话、听反对意见的, 他们的态度使很多代表、委员不敢当“炮手”;三、更多的既善于发现问题、又不怕得罪领导的人在目前的“两会”选举机制中根本无缘当委员、代表。
    这三种问题都是推进和完善“两会”制度所应该思考和解决的。


    :我最担心的事情,不是开个两会花了多少钱,也不是自我表扬“节约”了多少钱,而是开两会没有具体成效。那才意味着真正的浪费。
    前两天有人提出刘翔有委员资格却不出席会议,属于“占着茅坑不拉屎”,我担心好多委员虽然在开会,但却在“占着茅坑假装拉屎”。
    现在网络上已经有人总结了两会议案的“无厘头议案大全”。客观地说,目前还没有看到多少有价值的议案,即使“炮手”们所放到炮,也不过是对“装得不够像” 放炮。而涉及制度改善方面的核心议案几乎凤毛麟角。这种状态对不起历史,对不起公民们的期望,对不起拨付给“两会”的所有花费。

    **报:葛剑雄委员炮轰委员提案质量连年滑坡,而对于刘翔德缺席,舆论也甚至直接针对席两会提出质疑。对这个问题,我们应该看?


    :“委员提案质量连年滑坡”是否属实,各有各的说法,委员总有缺席,是否“连续”也有待核实。
    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委员”是各级党委统一安排的,也就是统战部“安排人士”的职权。这一职权就是人民政协自己要参与一下都不行!
    作为民主党派、人民团体的界别委员,都不是由民主党派、人民团体自己确定,无党派人士也不是由人民政协确定邀请,甚至民主党派、人民团体的委员数减少了,在总委员数中的比例减少了,也不作任何说明。虽然最后经过了一次民主协商,也是“一致同意”统战部的安排而已。
    因此,碰到政协和统战部的会议撞车时他们都跑去开统战部的会。在这种制度安排下,他们那里会有责任感去开好政协的会和提出有质量的政协提案呢?


    :要从整体上提高“两会”的议政水平,委员、代表对自身职责的认识和议政的能力是根本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两会”本身的制度性安排则是最为关键 的。委员如果是经过民主竞选产生的,恐怕连续缺席的现象就不会产生,提案的质量也会由于在竞选中的淘汰机制而得到一定的保证。


    :舆论一边倒是很不正常的事情,也是很可怕的事情。它会导致人们形成单向思维和极端思维,拒绝思想上的竞争,错过制度改善的机会。
    比如去年张茵有两个提案引起很大反响。因为第一个议案是减轻富人税负,这触动了我们文化中根深蒂固的“红眼病”。后一个议案是取消无固定期限合同。
    应该说,如果及时听取了这个意见,可以避免农民工大幅度失业的浪潮。但她得到舆论的待遇是引起骂声一片。说真话的挨骂,还不如开会打哈哈。而那些辱骂她的人,却没有一个为下岗的农民工提供一个职位。
    当然,更深层次的问题是代表资格的获取这样制度层面的问题。比如刘翔获取了委员资格,但他自己却“不知道是如何获得的”,而为他提供委员资格的体委,根本 就没有想到要求他提出什么有价值的议案。因为本来就是当作荣誉赏赐给他的。这样的制度,当然会培养委员们“占着茅坑假装拉屎”。也许这就是它本来的目的?


    **报:我们知道,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政协协商制度本属于政治协调的范畴。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政协只是属于执政党政策调节的一个咨询性过程而 已,它与国家法制调节无关。但是,近年来,公众越来越把政协委员看作与人大代表一样,希望他们承担民意代表的功能。各位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按照我们国家的政治安排,凡重大事情,都应该现在政协进行协商,然后交由人大表决通过,再交给政府实施。但我们都知道,能够参与协商的必然是少数代表。在一个七八百人,甚至两三千人的大会上,是根本不可能协商的!
    因此,政协里流行这样一句话:“主席会议政治协商,常委会议专题议政,政协大会只能是反映社情民意。”因此,公众也就越来越把政协委员看作与人大代表一样,希望他们承担民意代表的功能。这一点也不奇怪。


    :其实,政协委员在“两会”期间所发挥的作用除了在会场上的议政、平常的交提案之外,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承担了表达民意的功能。这种现象既是正常的,也有不正常的因素。
    正常是指沟通民情、表达民意、舆论监督等本身就是政治协商的题中应有之意,是政协委员不脱离社会现实、不脱离人民群众的表现;说是也有不正常的因素,是指 政协的议政功能不应该仅仅是咨询性的——说到底,政协不是单纯的咨询公司。政协的议政和监督作用应该在制度上、程序上有更明确的规定,这样它就不至于仅能 在表达民意方面起点作用。


    :把政协委员看作人大代表是符合事实的。即使他们的“名称”不同,但也就仅限于名称不同而已,从功能上看,二者是否能完成“承担民意代表”的目标,我的期望值都不高。
    当然,这并非责怪委员代表们“个人不努力”,而是在制度设计上,他们努力的方向已经被锁定。于是就会造成这样的局面:他们无须为自己没有完成“炮手”的任务而自责。至于“改善制度,减少社会冲突”,装憨的群体里,也不多我一个。



  评论这张
 
阅读(229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