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啸鸣

和平演进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邮箱:zxm7098@g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希特勒修了条通往恐怖统治的高速路  

2009-03-29 18:43:05|  分类: 侧评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希特勒修了条通往恐怖统治的高速路

 文:邹啸鸣  2009年03月29日

 

希特勒修了条通往恐怖统治的高速路 - 和平演进 - 邹啸鸣

09年03月10日,端宏斌在QQ网站他的博客发表文章《经济危机下希特勒能给我们哪些启示?》,该文被网站编辑推荐到首页,点击率达到了9万个,吸引了4百多个跟贴。客观的说,赞同者居多。这也正是我不得不写本文的理由——如果纳粹主义复苏,今天的这些“赞同者”都将是明天的潜在“受害者”,包括端宏斌先生本人在内。

端宏斌先生认为:希特勒给他的启示就是“不计代价,不计回报”地修高速公路可以有效地降低失业率,将经济从危机中挽救出来。他为此列举了三大好处:第一,可以立刻降低失业率……;第二,高速公路网在和平时期是经济的润滑剂,谁都知道“要致富先修路”的道理,而在战争时期这是宝贵的快速运输网,使得纳粹可以在极短的时间里调动大量军队;第三,修建公路这种大规模“群众活动”是建立对元首信心的绝佳方式……,温总常说信心比货币的黄金还重要,希特勒恰恰提供了德国人民最宝贵的信心。(你将温总和希特勒并列对比,马屁拍到马蹄上去了吧?^+^)

端宏斌先生认为:“希特勒在短期内扭转了濒于崩溃的经济形势,进而赢得了选民的信任,为其独裁统治铺平了道路”。此话一半错误一半正确。错误放到后面专门讨论,而正确的地方值得我替你再提炼一下——希特勒修了一条通往独裁统治的高速路。

端宏斌先生学习希特勒的目的是运用到国内政策上:“说完了德国再来说现在的中国,咱们也遇到了和当年纳粹相同的问题:国内失业率居高不下,这时候就不要管什么西方经济学了,把更多的人投入基建项目之中,此时根本就不应该考虑投资回报,例如政府造了一条高速公路,如果要考虑回报那么就要设立收费站,但既然是政府的民生工程,为什么还要收费呢?纳粹建的高速公路就没有收费站,为什么我们还要收费站?我们还不如纳粹吗?中国的现状是收费站多了,高速路少了。中国以前的经济发展模式是出口加工型,生产完了商品就直接装船运往国外,现在外需是不行了,可能在很长的时间里起不来,那么我们就只能靠内需来拉动,此时国内的物流能力就会成为瓶颈。一个经典的说法是,从深圳把商品装船运往美国,这个成本比从深圳运往内地还要低,因此中国货在美国反而比在中国便宜。虽然这个说法有夸张的成分,但道理是没错的。如果政府真打算为民生着想,那么就应该多造免费的高速路”。

从全文看,端宏斌先生错误迭出,既错误的理解了希特勒时期的德国经济危机,也错误地理解了中国目前的经济危机。而最大的错误,不仅仅是对形势的判断,而是对“集权-极权”对人们福利的损害。希特勒带给整个人类的启示都一样——穷兵黩武伤害的不仅是异族人民,同样包括本族人民。

端宏斌先生以为希特勒“赢得了选民的信任”——这纯粹是瞎扯淡——端宏斌先生需要去看看中学历史就介绍的很清楚的著名的“国会纵火案”——纳粹自己防火,然后栽赃到“共产党人”身上。通过这个流氓手段,希特勒的政府立即宣布,为了对付共产党人的“暴力”,要停止执行宪法中保障个人和公民自由的条款,要限制人民个人自由,限制表示意愿、出版结社和集会的自由,对邮件、电报、电话进行检查,可以搜查住宅和没收财产。这个法令一宣布,德国全国立刻紧张起来,陷入了令人心惊的恐怖之中。事件发生后,除了法西斯党以外的一切政党被勒令解散,工会也被取缔。盖世太保(秘密警察)横行无忌,到处抓人、杀人。

你所谓的“三大好处”其实就是一大好处——方便纳粹穷兵黩武。收入高的人会高估生命的价值,而收入低的人则会低估生命的价值——包括自己的和别人的。大规模的失业导致怨声载道,长久的失业导致人们对依赖政府改善自己的生活产生强烈的期待。纳粹就在这样的背景下登台了。他们告诉人们:听我的,你们就会有面包。他们上台后,就剥夺了人民的一系列权利——人民已经没有“不听我的”的权利了。实际上,纳粹上台后,“人民的信任”已经被绑架了。人民已经成为了极权主义的奴隶——所有希望挣脱锁链的人,都被“法办”了。

是的,人民从此开始有了工作,“整个国家就像一个大工厂”,而希特勒就是“总经理”,人民就像一个个的螺丝钉,被安装在总经理及其代理人所认为恰当的每一个地方。实际上,纳粹经济出现了劳工高度短缺的现象——这看起来是多么的令人兴奋啊——他们因此将本国和异国的劳工,通过火车和你所赞美的“高速公路”运到纳粹的各个兵工厂,运到前线去。而这个“工厂”生产的主打产品是武器,当你在歌颂“高速公路”的时候,你居然没有意识到你在歌颂杀人武器。

实际上,你所列举的“修建高速公路”只是他一系列“经济政策”中的极小组成部分。而他的完整的“经济政策”可以参考这篇文章:《希特勒如何发展纳粹经济》,网址是: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50547816.html。我只列出本文的大小标题。

一、经济措施:1.积极的财政政策,包括增加税收、扩大国债和实行通货膨胀;2.大规模的军事采购和订货;3.剥夺犹太人资本;4.强制卡特尔化;5. 淘汰中小企业,扩大垄断组织;6.政府全面干预国民经济,推行国民经济军事化;7.一方面加强和扩大国家所有制,另一方面将国有财产转到私人垄断资本手中;8.扩大对外贸易;9.兴办公共工程(端宏斌所向往的,仅仅是其“经常措施”中的一小部分)。

二、货币新经济政策:1.拒绝接受国外借款,以生产为德国货币的基础,而不以黄金为本位;2.用直接易货的方式来进行进出口贸易;3.停止所谓“外汇自由”,即准许在货币方面实行赌博并按照政治情况,把私有的财产由本国移到彼国。4.当有了可以工作的人力和物资时,就制造货币,而不向外国借债。

三、社会福利政策:1.大力推行社会保险制度,增加和提高国民的社会福利;2、.扩大职工的有薪休假制度,修建了一批疗养院和旅馆,使工人享有过去只有资产阶级才能享受的休假旅游;3.通过劳动美化活动来改善工人的劳动条件和劳动环境。

纳粹党的“经济政策”是有逻辑相对完整的理论基础的。在中国世界史研究网上,刊登了一篇作者为邸文的人写的《论希特勒纳粹党上台前的经济思想》(网址:http://worldhistory.cass.cn/index/topwenzhang/jnffxs_txt/20050906030.htm),该文最后的结论很清楚:综上所述,民社党(既纳粹党)上台之前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经济理论,并对该党上台前后提出的许多经济政策和措施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由此可见,第三帝国成立初期实施的经济政策,绝非是一种即兴之作或“临时产物”,也不能完全归功于沙赫特的“金融奇才”,而应归结于民社党符合资本主义发展趋势的国家干预经济的资产阶级现代经济理论。这种理论在第三帝国并未像在美、英、法等国那样,将国家对经济的干预引向扩大消费生产和资本主义经济的全面发展,而是全面地导向了军事战备重工业的发展和战争的深渊。

的确,德国人会为“失业”而苦恼,但是当你有了一项最终目标是“杀人”的工作,这值得你为此欢呼吗?

现在,来跟你谈谈希特勒所修建的高速路“不计代价,不计回报”吗?经济学的前提就是“理性人”假设。这意味着经济学者们认为:当人们是消费者时,他追求的是在收入约束下的“效用最大化”,当他是生产者时,他追求的是在成本约束下的“利润最大化”。但他是公共部门管理者时,他是什么呢?最有诱惑性和迷惑性的概念就是:他“不计代价,不计回报”地为人民服务。这诱导人们既不把他看成是消费者,也不看成是生产者;他既没有收入约束,也没有成本约束。他被看成是“领导者”。

而经济学对此早有定论:政府官员们“花别人的钱,办别人的事”。他们算的是“大帐”——武汉大学教授李工真,在他的论文《纳粹经济纲领与德意志“经济改革派”》(网址:

http://culture.pub.zjol.com.cn/05culture/system/2008/08/29/009889503_07.shtml)中总结到:“纳粹主义的经济运行”等意味着“在国民经济中,通过国家监控和领导,保证民族共同体思想的统治”,并规定了“在一种以自给自足为方向、独立于世界市场的经济中农业的优先地位”。“扩大国家生存空间”被认定为“在国民经济上具有迫在眉睫的紧迫性”,也是“新经济秩序不可缺少的前提条件”。简单的说:他们收获的是极权,是对国内外人民的奴役。

别以为他们就不是“利己的人”——有证据显示,去奥斯维辛集中营做军官,是油水最丰厚,最值得追求的工作——哪里成车皮地运来了有钱的犹太人,就像纪实电影“辛德勒的名单”所表现的那样——这些犹太人的财富被剥的精光。这些钱很大部分就落入了纳粹军官的腰包。

再来跟你谈谈国内的“高速公路”。你说:“一个经典的说法是,从深圳把商品装船运往美国,这个成本比从深圳运往内地还要低,因此中国货在美国反而比在中国便宜。虽然这个说法有夸张的成分,但道理是没错的”。你又错的离谱。这里有几个问题被你交织在一起。1、中国货在美国比在国内“便宜”的原因,是因为中国公路缺乏吗?2、决定价格的因素,仅仅是“运费成本”吗?3、中国为此应该增修高速公路吗?

1、即使中国货在美国比在国内“便宜”的现象存在,其原因在税收制度上的差异,而不在运费这类成本结构上。你去看看中国的“出口退税”就会明白这个道理。它们在“内销”的时候,为什么“不退税”?

2、价格的决定因素是供求,而不是成本。美国的价格是由美国市场上的“供求”决定的,中国的价格是由中国市场上的“供求”决定的。不知道你的经济学是跟谁学的,肯定不是希特勒吧。如果是由“成本”决定的价格,那么意味着“成本越高”的产品,价格就越高?你买呀?

3、中国的高速公路的修建速度这个问题,我还真有过研究。参见我写的《供给增加是“铁路春运不涨价”的主因》一文(网址:http://www.ipencil.org/?p=162)。我将铁路、公路(包括高速公路)和飞机结合起来研究,发现“铁路春运不涨价”其实是铁道部利润最大化的最优选择——这意味着他们其实是不敢涨价,不敢将客户赶到竞争对手(包括高速公路和飞机)哪里去。而最容易证实我的观点的就是:今年旺季过后,铁路卧铺开始要“打折”了。所以,中国的高速公路缺乏吗?你研究过吗?

4、中国的高速公路为什么一直收费?我知道很多网友跟帖称赞你,看中的是你的许诺:像纳粹建高速公路那样“不收费”。你当然很容易做出这样的许诺:你既不准备投资建高速公路,你也未必要用多少高速公路。骂骂“收费”还能博得粉丝们的喝彩。而对于修建无数条“免费高速公路”的建议,贪官一定比你更高兴。

说实话,我也喜欢免费的高速公路。但我更清楚,中国的高速公路之所以可以“长久地收费”,原因在于修建资格的垄断和民主监督的失效。如果真是民营高速公路,那么收费时间一定会短的多。给你看个新闻热点你就会明白:“刘家堡汾河大桥收费站,贷款726万元,收费6年后,审计为共收1317万元,但还款仅30万元。平均算算,每年要收219万,只还5万元。按照这样的还贷法,乐观预计就是五六代人才还得完”。

写到这里,我知道读者已经读的很累了,即使它内容精彩。所以,关于中国目前的经济危机问题,我只是原则性的谈谈我的粗浅看法:中国的内需长久的“不足”——这是由中国特有的“收入结构”导致的。中国极少的人拥有极多的收入和机会,而极多的人拥有极少的收入和机会。而导致这个畸形的收入结构的,恰恰是因为资源被政府所控制、就业机会被政府所约束、投资机会被政府所垄断。“政策”向着跟政府关系密切的企业所倾斜。而所谓的“N万亿救市”,在我看来,不过是“新瓶装旧酒”——我的意思是,早在计划经济时期,政府天天都在实施“积极的财政、货币政策”,但是经济状况却每日愈下。“N万亿救市”只会强化这个畸形的收入结构。

其实,凯恩斯主义和希特勒主义之间,的确有一定的“联系”,张宇燕教授在《罗斯福 凯恩斯 希特勒》(网址:

http://www.cqvip.com/qk/81363X/200204/15200208.html)一文上指出:凯恩斯本人也在一九三二年被邀请到汉堡讲学,其演讲在德国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德国发现、接受、实践凯恩斯主义以扩大就业促进增长,应该说是合乎历史逻辑的。最后,希特勒纳粹的法西斯统治,相对而言也更有条件这样做。用凯恩斯的话讲,其理论作为一个整体,“更容易适应一个集权主义国家”。为此,凯恩斯的理论受到了自由主义者哈耶克的强烈抨击。但读者千万别以为凯恩斯就不是“自由主义者”。他们两人都是社会主义的反对者。关于社会主义,凯恩斯说:“我怎么可能信奉这样一种学说呢,它青睐烂泥巴而不是鱼,它把乡巴佬似的无产阶级置于资产阶级和知识分子之上,后者尽管有这样那样的缺陷,但也起码具有生活的品味,也确实承载着人类一切进步的种子。”——转引自阿兰.艾伯斯坦:《哈耶克传》,秋风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版,P82——83

以前,只知道你信奉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没想到你的信奉对象,很轻易就从凯恩斯身上,转移到了希特勒身上。前者至少还是以经济学家著称世界,后者则纯粹是一个典型的“国家机会主义者”,是一个罪恶累累的反人类恶棍。奉劝你和你的粉丝们,及早悬崖勒马,千万不要在“恐怖统治的高速路”跑下去了。

得罪之处,敬请谅解。


 

复制去Google翻译翻译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126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