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啸鸣

和平演进

 
 
 

日志

 
 
关于我

“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邮箱:zxm7098@g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预算编制与执行分开是“天书”猛药  

2010-02-01 15:19:32|  分类: 侧评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预算编制与执行分开是“天书”猛药

2010-02-01 02:45:00 来源: 金羊网-新快报(广州) 

http://news.163.com/10/0201/02/5UDFM32O000120GR.html

功夫茶第3期

主持人:苏少鑫

特邀嘉宾:

王则楚(广东省政府参事)

邹啸鸣(知名学者)

谢 勇(大学教师、专栏作家)

打假经费,打假办专项经费;信息化经费,标准化信息资源建设费;车辆更新费,交通工具购置费——这些貌似差不多的预算费用出现在了同一个部门的预算草案明细表中,令“外行”的人大代表看得稀里糊涂。在前天的分组审议中,深圳代表团不少代表都提出质疑,要求省财政厅给出专业解释。

“天书预算”只因权力傲慢

新快报:人大代表看不懂“天书预算”由来已久。造成“天书预算”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王则楚:“天书预算”其实是反映了一种态度。提交给人大代表审议,就应该让人大代表看得懂,这是一种接受审议、接收监督的态度。让人大代表看不懂、看不明,就是一种“知会”之举。说白了,就是你同意也通过,不同意也照样要通过。正是这种态度,决定了预算的可读性。许多项目就是为了多要钱而巧立的。对此,各位人大代表要打起精神,为人民看好“钱袋子”。

邹啸鸣:确实不能排除有些单位在做预算的时候“编天书”,我国政府现行预算的编制和执行都归属同一部门——各级财政部门。他们多报、虚报预算,方便日后自己宽松的用钱环境。如果人大代表缺乏专业精准的知识结构去发现他们的问题,他们就容易得逞。人大的监督职能就被化解为零。

针对这个问题,我的建议是将预算的编制和执行分开。比如说美国政府的预算并非由财政部编制,而是由总统办公室预算委员会编制,完成后再提交美国国会预算委员会审批,经国会批准后的政府预算,交由财政部执行。

如此一来,预算和执行分离,如果预算犹如“天书密码”,不仅国会不会批准,而且执行者也会断然拒绝。

谢勇:也许有人以为,此类“天书”是中国进入现代化必然出现的状况,这种说法不是全无道理,但是没有看到在基本制度欠缺的情况下,“天书”背后“权力的傲慢”。只要有些“体制内”生活经验的人们也不难清楚,所谓科学严谨的“数字”和那些貌似严苛繁多的条条框框,背后从不缺少猫腻。

解决还需回到“中国式逻辑”

新快报:从逻辑上说,如果人大代表看不懂“天书预算”,就应该否决它,让有关部门回去修改,直到人大代表看懂为止。

邹啸鸣:在人大代表的知识结构如何胜任其监督职责的问题上,我的建议有三个:

一是财政部门要组织人大代表们学习预算编制的知识,让他们临阵磨枪,补充读懂预算编制的知识结构。

二是人大代表在解读预算问题的时候,是否考虑进行一个分工与合作?毕竟,即使你拥有了读懂预算的知识,还有个问题是:是否有必要让每个人大代表都去通读全部几百页的预算?目前这种做法看起来每个人大代表都很积极,但实际上监督工作的效率很低。

三是从长远看,人大代表在产生的时候就要把关,必须让那些懂得财政和经济知识的人当选为人大代表。然后由他们来组成人大的预算委员会,对预算的编制和执行进行专业精准审核。

谢勇:最近在网上看到一个说法,世界上有两种逻辑,一种叫“逻辑”,一种叫“中国式逻辑”。人大代表看不懂“天书预算”,却又无可奈何,也就是“中国式逻辑”发挥作用。至于如何突破这种尴尬现实,我想,根本上还是让“中国式逻辑”回归“逻辑”本身。

在现代社会,行政与立法监督机构在职能上制度性冲突,这是理所应当的,也是民众所乐见的,而部门经费预算玩点花样本也是常情,可具体到中国环境中,游戏就不是这么玩的。

“天书”预算出来,其奈我何?最多只是面子不好看的问题,肯定不是饭碗问题。所以,解决之道,不妨从如何切实加强人大政协在中国社会政治生活中的作用入手,让他们真正发挥作用。

王则楚:广州市人大常委会的财经委员会对预算审查采取了措施,要求政府财政部门提前一个月向人大财经委报送预算审查稿。在一个月里进行预审,提出意见,写出预审报告,与财政预算一起提交人大代表审议。这样就可以对克服预算的“天书”问题有所帮助。

监督财政预算执行更加重要

新快报:著名宪政学者、长期供职于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蔡定剑教授曾说,即使所有改革都不做,把预算向社会公开就是最伟大的进步。在此方面的改革,各位有什么建议?

王则楚:事实上,对财政预算执行的监督是每个人大代表更重要的责任,而这方面的工作往往是到木已成舟的第二年才在对决算审查时进行的。能把财政预算公开就是大进步,能把财政预算执行及时向人大代表公布,更是个大进步。

邹啸鸣:把预算向社会公开的确是最伟大的进步之一。因为这意味着财政体制向着“公共财政”方向迈进。因为政府开支的来源是纳税人的钱,其使用方向也是为纳税人提供公共品和公共服务为主。所以,财政的预算和决算根本就不能被称为“国家秘密”。预算公开给纳税人看,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方面,广州做了全国的领头羊,很值得赞赏。

谢勇:是的,公开了,即使有猫腻,即使遮遮掩掩,也总有被解释清楚、找到问题、查处、纠正的可能。所以,不仅仅是向代表公开,更要向公众公开财政收支状况。

另一方面,公开是第一步,这些数字、图表背后的社会现实,相关部门具体工作情况,需要真实有效呈现在代表以及代表背后的民众面前。这才是公开报告的真正意义。(本文来源:新快报 ) 预算编制与执行分开是“天书”猛药 - 和平演进 - 邹啸鸣

  评论这张
 
阅读(176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